海運| 陸運| 空運| 綜合物流| 船務新聞| 口岸/園區| 貿易| 宏觀經濟| 產業經濟| 時政新聞| 圖文天下| 物流專題| 物流網評| 貿易專題| 財經觀點| 深度觀察| 貿易網評
錦程物流網資訊中心新聞頻道船公司 > 這起曠世擱淺, 或因機艙停電所致,船東恐將面臨巨額索賠。ǜ綀D)

收藏 這起曠世擱淺, 或因機艙停電所致,船東恐將面臨巨額索賠。ǜ綀D)

http://www.jctrans.com/ 2021-03-26 海事服務網

導讀: 自昨天以來,令人沒想到的是,一艘集裝箱巨輪,憑借一己之力,承包了全世界的熱點,撐起了全世界媒體的曝光度。

  自昨天以來,令人沒想到的是,一艘集裝箱巨輪,憑借一己之力,承包了全世界的熱點,撐起了全世界媒體的曝光度! 

  長榮海運一艘400米長的貨輪“長賜號”(EverGiven),因受到埃及沙塵天氣影響,在蘇伊士新運河航道失去了轉向能力而擱淺——像一根魚刺一樣,卡住了全球經濟貿易的“咽喉”。

  3月24日,大約有185艘船等著渡運河,其中大部分是散貨船、集裝箱船以及油輪或化學品船—— 一艘貨船的擱淺,讓全球經濟打結,這還是史上第一次。

  ——也向世界發出了危險的信號:船太大?貨太多?  

  3月24日,有傳言稱塞在蘇伊士運河的“長賜”號已經被移走,蘇伊士運河將很快恢復交通,這一消息是不正確的。

  實際上3月24日下午,當局仍在努力解救這艘船。

  實際上據3月25日上午最新消息,船舶跟蹤數據顯示,截至北京時間3月25日11:30,巨型貨輪“長賜號”(Ever Given)船身仍未擺正,當前狀態仍為拋錨,埃及蘇伊士運河新航道仍雙向堵塞斷航。

  Royal Boskalis Westminster NV發言人Martin Schuttevaer表示,“長賜號”船東已指定其子公司SMIT Salvage協助移動貨輪。

  SMIT已派出一個團隊,他們已于當地時間3月25日凌晨抵達事發地,視察和指導船舶的情況! 

  MartinSchuttevaer表示,已從“長賜號”擱淺地點以南調遣了數艘馬力更強的重型錨式拖船。他說,目前貨輪的前端和尾端陷入泥砂當中,根據當前的位置信息來看,僅靠挖掘機挖沙子可能不足以盡快讓巨輪脫身,可能需要排出壓載水和燃油,以減輕貨輪自身重量。

  船舶管理公司Bernhard Schulte Shipmanagement也在電郵聲明中表示,正在與蘇伊士運河當局和服務提供商合作,幫助“長賜號”貨輪脫淺。

  海灣代理公司(GAC)在一份聲明中說:“蘇伊士運河拖船一直在努力幫助這艘400米長的巨輪脫淺,但風況阻礙了該行動?峙逻需要幾天時間才能脫困……目前尚無跡象表明何時將疏通運河,過境何時能夠恢復。”

  也有外媒指出,等待潮汐最滿的時候或許是救援長賜輪的最佳時機,錯過時機,則可能要再等14天。

  根據媒體消息,今天上午,“長賜號”的船頭和船尾依然陷在泥沙中,蘇伊士運河仍處于雙向斷航狀態! 

  這邊,小挖掘機還在挖著船頭;這邊,業界已經紛紛開始解讀這個危險的信號了,并開始向“船太大”“貨太多”發出火力了...

  船太大?

  對于“長賜號”的攔腰橫截,有業界人士警告稱,隨著越來越多的船只通過蘇伊士運河、巴拿馬運河、霍爾木茲海峽等海上樞紐,此次堵塞凸顯了全球航運業所面臨的一個重大風險:船只越來越大,水道越來越擁擠,類似這種“大堵塞”的情況可能會越來越普遍地發生。

  在全球貿易擴張的背景下,在過去十年里,集裝箱船的“體型”幾乎翻了一番,這也就意味著,當巨輪一旦出現類似擱淺、塞船的事故時,營救工作也隨之變得更為困難,而波及的影響面、關注度也更大。

  貨太多?

  此次擱淺,業界指向的另一個罪魁禍首,是貨物裝載得太滿。

  因為疫情原因,班輪時刻表和積壓的貨物中斷,加上消費者網購成性和補償性需求的原因,意味著大型和超大型集裝箱船所裝載的集裝箱也越來越多,集裝箱堆放正達到前所未有的最高限度。

  另有船東互保協會就此次擱淺事故發布報告,在報告中指出:“集裝箱船裝滿后,由于甲板的集裝箱堆會出現額外的風阻區域,再加上大型干舷,就像大帆一樣,隨著天氣惡化,放大了風的動力,特定不利的情況下加速了船舶的運動。”

  而據有關事實表明,擱淺的“長賜號”確實處于滿載狀態。

  “長賜輪”船員恐面臨嚴重懲處

  此次長榮巨輪“長賜號”卡在蘇伊士運河,造成運河雙向交通大阻塞,有業內一線人士不免為該船船員捏一把汗,恐丟掉獎金,又丟掉工作。

  船長把船‘開成這樣’,不僅讓船期延遲,也沒顧好船安,另外又造成船公司被索賠,船長的合約獎金先沒了,且船長跑一輩子也賠不了這么多錢,因為船長就是船東代表啊。

  “這艘船的船長,大概以后不用跑船了”。

  不僅如此,如果在進一步調查中,航行運河期間,有任何電機設備的問題,接連造成航行安全問題,這艘船的輪機長大概以后也不用再跑船了。

  因為作為負責輪機部門最高負責人的輪機長,若因為船舶的適航性存在問題而導致事故發生,就有很大問題。

  不只船長和輪機長,若引航員在船上就知道這條船機艙有航行功能上的問題,第一時間就要打衛星電話連絡PSC,待船脫困靠港后,就是接二連三PSC的稽核,如果有問題,還要請船級社驗船師來檢查能否放行! 

  另外,其他船員也可能面臨比較尷尬的處境。“長賜號”脫險靠港完成后,公司需要立刻派新的船長和輪機長去接任現在的船員,原船員也不知道未來有沒有船可以跑。

  除此之外,就算長賜輪順利脫困,若船本體有嚴重損害需要進塢維修影響恐怕只會更嚴重,“這真是1秒十幾萬美金,船長輪機長能好過了嗎?”

  船東面臨巨額索賠,每秒損失十幾萬美金

  報道說,該船和其他困在運河的貨輪上貨物的所有人也會向該船的保險公司提出理賠要求,原因是貨物變質或違反交貨期限。埃及當地消息人士稱,目前至少有30艘船在“長賜”號北部受阻,三艘在其南端的船只的通行也受到阻礙。另有公司表示,有20多艘運載原油和精煉產品的油輪也受到影響。還有人表示,還會對運河受到的損害提出賠償要求。

  保險業消息人士表示,由于巨型貨輪在蘇伊士運河擱淺,船東和保險公司將面臨數百萬美元的索賠。

  保險公司和經紀人稱,該船的船東,日本公司Shoei Kisen KK及其保險公司可能會面臨來自SCA的索賠,以及其他通行受到干擾的船舶的收入損失。

  保險人士說,這種規模的集裝箱船可能會為船體和機械損壞投保100-1.4億美元。兩名消息人士稱,該船已在日本市場購買了保險。

  當地消息人士稱,至少有30艘船被封鎖在EverGiven的北部,而三艘則被封鎖在南部,在運河的北部和南部入口周圍還可以看到數十艘船聚集在一起。其中,有超過20艘載有原油和精煉產品的油輪受到干擾。

  安聯全球企業與特種事業部(AGCS)全球海洋風險咨詢主管Rahul Khanna表示,蘇伊士運河當局也有可能要求賠償運河的損壞。

  蘇伊士運河當局方面表示稱,當前運河每小時的損耗是4億美金! 

  SCA共享的照片顯示,一名挖掘機從船首周圍的運河兩岸清除了土石。

  另據發稿前最新消息,稱此次事故是機艙突然停電,“長賜號”巨輪直接失去控制,才導致了船身橫了過來。

  事發后,現場另外一搜船上的的船員也是這么說的:“具體原因未知。但是引航反應到我們船上消息是他們船上設備故障,讓我們幾條船緊急倒退。后在拖輪幫助下,靠泊岸邊的簡易碼頭。當時風特別大,我們船靠泊也花了將近4個小時才靠泊,其中靠泊了3次均失敗。后來在3條拖輪協助情況下才靠泊上。”

  這艘船上的船員還稱:“今天船端早晨得到通知倒車退出錨地,后因天氣原因不佳推遲,下午引航要求船上領導開會,通知原地掉頭來回錨地,后來查閱水文資料,船舶圖紙。發現無法掉頭。后繼續原地靠泊等待消息。”  

  根據蘇伊士運河管理局最新消息,目前正在進行重新浮起滯留集裝箱船的作業,交通仍暫停。船舶跟蹤信息也顯示,該船的位置并未發生大的變化。

  有專家表示,業界不要太樂觀,“長賜號”擱淺已經近60小時,徹底移除并恢復運河通行,或需要數周時間。

本文關鍵詞:海運 航運 港口 集裝箱 干散貨

1、凡本網注明稿件來源為“錦程物流網”的所有文字、圖片等作品,版權均屬錦程物流網所有,轉載必究。若轉載使用,須同時注明稿件來源和作者信息,并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2、凡本網注明 “來源:XXX(非錦程物流網)” 的作品,均轉載自網絡,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如果你對作品內容、圖片和版權等問題存在異議,請聯系我們,電話:0411-39016852,QQ:2355564168。錦程物流網工作人員會及時回復并處理!
1111